返回 第二百九十九章 重返扬州(中)  天苍黄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第二百九十九章 重返扬州(中)[1/2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无极小说]https://m.wujixiaoshuo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醒来时,夜已朦胧,听着依旧清淡的琴声,他略微有些诧异,睁眼开去,紫烟依旧在弹,动作轻微,优雅。

    他没有制止,而是安静的听着,叶秀依旧在身边,她的目光除了温柔外,还有三分依赖两分畏惧。

    听了一会,他才起身让紫烟停下,紫烟也真有点累了,她从来没弹这么长时间过,手指非常疲惫。

    柳寒握着她的手,轻轻的摩挲着,然后温言道:“累了吧,傻丫头,我都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一句,紫烟差点落泪,她含泪摇头:“主子压力大,睡得不好,好容易能睡个好觉。”

    柳寒将她搂在怀里,手自然而然的握住那团柔软,紫烟脸色绯红,进入柳府不久,她便领略了柳寒的荒唐,可她脸皮薄,到现在还放不开。

    叶秀笑眯眯的看着柳寒的轻薄举动,她有点不懂,这些青楼女子按说是见惯风月的,怎么在闺房比那些大家闺秀还放不开,紫烟如此,青衿更甚,幸亏是被主子收入房中,这要入了陆府那样的门阀世家,那可怎么受得了。

    叶秀曾经做过许家的护卫,对这些所谓世家的荒唐十分清楚,柳寒的荒唐在他们面前,只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紫烟略微挣扎下便放弃了,红着脸色靠在柳寒身上,柳寒过了会手瘾,停下来,就这样简单的将紫烟抱在怀里,享受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幽香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有没有人来找我?”

    叶秀立刻答道:“句誕句大人回来了,派人请你过去,彭余来过两次,厉岩来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好像没什么要紧事,”叶秀答道:“奴家问了,他们没说。”

    柳寒很满意,这是他特意叮嘱过的,军营之事不可向外人说,那怕是他家里人也不准说,看来他们都记住了,不过,句誕找他作什么呢?

    柳寒没有动身,他觉着没什么事,而且,从内心来说,他瞧不上句誕,觉着这人有点小聪明,办不了大事。

    忽然听见一阵奇怪的声响,柳寒抬头看,紫烟有些不好意思,柳寒笑着起身:“饿了,走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叶秀起身叫过一个小丫头,让她去吩咐,澡房准备热水。

    果然,柳寒吃过晚饭不久,就吩咐洗澡,这次似乎要照顾紫烟,没有让她进去伺候,而是让梅娘和珠娘伺候。

    两女神情欢娱的进去,然后疲惫之极的出来,几乎连路都走不动,被柳寒半抱着出来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柳寒也没起大早,而是赖在脂粉中与紫烟叶秀缠绵了好一会,两女早已不堪挞伐,不住温言求饶,他还不依不饶的摁着两女过了会手足之欲,才起床。

    骑着乌锥到钦差行营,句誕回来后,钦差行营的人多了些,句誕巡视江南丹阳郡,顾玮则走得更远,到彭湖郡巡视。

    这俩人出去巡视,分别由厉岩和程甲带兵护送,其中顾玮的风险最大,南巡走得更远,彭湖郡乃民族杂居之所,除了晋人外还有翕人蛮人等,这里民风彪悍,很多地区都是类似封霄这样的土官在管理,有自己的土兵和宗法,朝廷压根就管不着。

    彭湖郡的税制革新一直悬在句誕顾玮心里,唯恐这里出了乱子,那些翕人蛮人可都是彪悍不知礼法之人,真要乱了,那就是兵祸相连,连锁反应下,朝中也可能生变。

    所以,顾玮一定要亲自去,了解情况,现场处理。

    到了钦差行营,没等去拜会句誕,彭余便快步迎上来,低声说:“大人,宫里来信了。”

    柳寒微怔,点头说:“到公事房再说。”

    路上,各级军官均来施礼,他突然消失一个月,这些禁军没有慌张,可文官却有些着慌,在句誕顾玮走后,主持钦差行营日常工作的便是柳寒,虽然他不愿这样,可句誕却指定由他负责。

    到了公事房,彭余拿出宫里的信,信是封口了,检查印泥封口,完好无损,他拆开信,信的内容很出乎他的意外,宫里让他加强监控陆虞张,同时要监控淮南王,宫里怀疑淮南王与豫州几个门阀世家有联系,同时还与齐王有联系,而最后一件事却是通告他,告老还乡的穆公公没有回到家乡淮南郡,让他留心是否到了扬州,如果到了扬州,便向宫里报告。

    略微想想,柳寒便明白了,这封信的重点是最后一件事,也就是穆公公是不是回到扬州。

    前面的陆虞张淮南王什么的,其实都不是事,淮南王早就在监控下,陆虞张现在已经被捆在他的战车上,虽对税制革新不满,可断不会作出什么出格之事,所以,最后一件,才是这封信的重点。

    穆公公告老还乡,这是柳寒怎么也没想明白的事,这老家伙位高权重,宫里多少秘密,都在他脑子里,而且,宫里遍布他的徒子徒孙,这样的人撂以前那时代,便等于中央秘密情报头子,需要终身管制的,那可能说走就走,这万一要落到什么人手中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宫里放他走了,可最终还是不放心他,让自己派人去查看。

    信上说穆公公的老家在淮南郡,淮南郡属扬州管辖,穆公公离开淮南时乃幼年,估计记不得家乡,而淮南郡并没有发现他,宫里怀疑他到扬州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,行营有什么事没有?”柳寒将信件用火烧了,宫里的秘密命令一般都是阅后即焚。

    彭余笑了:“能有什么事,就是厉岩回来后,好像有什么事,问了好几次。”

    这是彭余最佩服柳寒的事,虽然掌控了钦差行营,可实际上是个甩手掌柜,而且事情都井井有条,压根不担心出事。

    所有这一切都在于规矩,柳寒做事的法子首先定好规矩,然后照着规矩走,如此这样,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该干什么,职权范围在那,那些能干那些不能,如此,整个行营都有条不紊,即便他不在,也不会有丝毫乱子。

    柳寒又问了问部队的情况,他始终有些担心,部队的新兵太多,训练一支成熟的能上战场的部队很不容易,而要把新兵变成精兵,则更难,按照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,至少需要大半年的时间,而要练成护卫队那样的精锐中的

第二百九十九章 重返扬州(中)[1/2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